趕忙向後倒退了兩步,上上下下的把麵前的人打量了一眼:“看來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?怎麼要殺了我嗎?”

“隻要你還活著,賣身契就在我的手裡,你要是殺了我,是要被株連九族的!”

“我的九族隻剩下我一個了,不過我殺不殺你,在於我,而在於我的主子。”

“給你報仇的機會,你不是早就已經等這一天了嗎。”蕭月妤被著旁邊的杏兒攙扶著重新坐直了身子,嘴角勾著一絲冷笑的開口。

黃兒的眼裡滿是感激,握緊了手裡的刀,向著許婉婉的方向慢慢逼近。

“真是不敢想象,有朝一日,我還真有著報仇的機會。”

“你不能這麼做,不能殺我!”許婉婉徹底慌了:“蕭月妤你真是好狠毒的心,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冇有人性了!”

“對你這樣的人,不需要仁慈。”

在許婉婉慘叫驚恐的眼神裡,黃兒舉起了自己的手裡的刀,猛的向著那個女人劈去,卻在最後一刻收住了手。

所有人詫異的眼眸裡,一腳將許婉婉踹翻在了地上,又一腳踹到了旁邊的牆麵上,許婉婉連滾在了地上,口吐鮮血爬不起來了。

“我不是不想殺你,而是這個地方不對,主子現在懷有身孕,見不得殺生。”

黃兒說完之後,轉頭雙手抱拳:“這條人命竟然是我的了,請王妃讓我把她帶走。”

“去吧,不過最好不要留下禍患。”

“王妃放心,我已經讓阿瑟他們在門口守著,絕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”

“她到底怎麼進來?”

“我是聽從王妃的吩咐,不論遇到什麼樣的事情絕不可以露麵,早就已經發現她了,應該是有高手把她送起來的。”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等著人走了就好,杏兒帶著一點緊張的,小心在蕭月妤身邊開口:“王妃您怎麼就放著她們兩個人離開了,畢竟曾經是主仆。”

“萬一到時候,黃兒一心軟,經不起誘惑的有了二心怎麼辦。”

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我既然已經選擇相信她了,自然就不應該多疑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你要記著,他們根本就不是我們,好好的想一想,如果你身邊最親近的人,兄弟姐妹,全部被一個人給殺了,你能原諒她嗎?”

“還有,之前她幾次三番的救我於危難之中,在蠻夷之地,差點丟了性子。”

杏兒才安下心來點了點頭:“是奴婢多慮了。”

……

許婉婉再次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在一片樹林之中,頭頂還有烏鴉的叫聲,恍然間抬頭看著不遠處背身站著的人,悄悄的想要爬走。

“你醒了?”

看著突然轉頭看向自己的人,許婉婉冷笑著破罐子破摔的捂著自己的胸口,站起身來:“算你還是有一點良心在的。”

“你以為我要放你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我隻是想讓你嘗試一下被活活餓死的感覺,那麼輕而易舉的把你殺了,實在太便宜了。”

“你什麼意思……”

黃兒冷笑了一聲,直接從身上取下了繩子,向著許婉婉的方向逼近,一把扯住她的胳膊,快速的爬上了樹梢,把人直接吊掛在了那裡,塞住了嘴巴。

然後一個旋身,重新落於地麵,仰頭看著那密林深處的一個小小的影子。

“這是我們影子經常訓練的地方,現在他們都走了,不會有人來,頭頂的一群烏鴉,最喜歡吃屍體了,所以不用擔心會風乾,好好待著吧!”